<del id="pnd1r"><progress id="pnd1r"></progress></del>
<menuitem id="pnd1r"><i id="pnd1r"></i></menuitem>
<ins id="pnd1r"><i id="pnd1r"><address id="pnd1r"></address></i></ins><address id="pnd1r"><del id="pnd1r"></del></address>
<menuitem id="pnd1r"><del id="pnd1r"></del></menuitem>
<del id="pnd1r"></del>
<ins id="pnd1r"></ins>
<th id="pnd1r"></th><cite id="pnd1r"><i id="pnd1r"></i></cite>
<progress id="pnd1r"><i id="pnd1r"><progress id="pnd1r"></progress></i></progress>
<cite id="pnd1r"></cite>
<var id="pnd1r"></var>
<cite id="pnd1r"></cite>
<address id="pnd1r"><i id="pnd1r"></i></address>

穩中向好,2019年玉米收獲機銷量或有望達5萬臺

作者:李勇 本站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6日 收藏

  據統計,今年1-4月份,國內玉米收獲機市場同期產品銷售增長了近18%,仍然稱得上大中拖、輪式小麥收割機、履帶水稻收割機等傳統農機產品跌聲一片中的唯一增長亮點。時下,固然玉米機銷售季節尚未到來,但是基于對市場前景的樂觀判斷,諸多制造企業已經開始了集中生產和網絡鋪貨。

  在農機行業進入連續深度調整的大背景下,大家對未來發展走勢的預判也往往陷入了“十測九不準”的怪圈,農機市場呈現出前所未有的詭異多變。玉米收獲機市場亦是不外乎如此,以目前的形勢看,前景相對樂觀,而后續市場走勢將會如何呢?

  01回顧

 

  玉米作為我國三大糧食作物之一,種植歷史悠久,其具有種植區域廣泛、氣候適應性強、田間管理相對省事、用途多樣、價格保值堅挺等特點,盡管國家為平衡糧食種植結構,連續幾年對玉米種植面積進行調減,但是其種植面積始終處于第一的位置。雖然玉米種植面積大,但是其在國內機械化發展上卻滯后于小麥和水稻,據統計,2018年,小麥機收率98%,水稻機收率89%,而玉米機收率70%,由此可見,玉米收獲機械化程度依然處于三大糧食作物機械化收獲的最后一名。

  縱觀自2004年補貼政策實施至今國內玉米收獲機市場發展歷程,可以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2004—2011年,產品和市場培育階段。這個階段,在國家補貼政策拉動下,國內農機研發制造企業相繼進入玉米收獲機領域,但是由于技術基礎相對薄弱,產品整體性能存在功能單一、可靠性不足等弊端,這個階段玉米背負機、小麥玉米割臺互換機、自走機等多種機型同時存在,產品處于培育階段,成熟度較低,市場進入逐步梯次上升通道,年度銷量由2004年的300余臺上升到2011年的1.5萬臺。

  第二個階段,2012—2014年,市場爆發階段。伴隨著產品與市場積累完成,2012年,在補貼政策拉動、剛性需求、兩行與三行小型機產品成熟度提升等有利因素促使下,該年玉米機市場銷量實現了超過200%的爆發式增長,正式開啟了玉米機產品性能和品質成熟升級的跨越之門,市場銷量連年增長,2014年市場銷量更是接近8萬臺,達到了近10年來年度銷量的頂峰。

  第三個階段,2015年至今,調整趨緩常態化階段。自2015年開始,伴隨著國家糧食種植結構調整、供給側改革、補貼政策微調等一系列政策實施,國內玉米收獲機市場進入了連續三年的下滑通道,持續下滑一度令行業內制造企業舉步維艱,2017年整體市場銷量跌入近7年以來的市場谷底,2018年整體市場實現回暖,但是全年銷量仍處于4.5萬臺上下,依然不及2012年年度銷量水平。

  按照行業內整體判斷,目前國內農機市場正逐步進入新的高級化發展階段,這個階段的典型特征有如下三點:一是,市場結構調整,主要體現在傳統品類銷量趨弱,新興小眾品類不斷提升壯大;二是,產品成熟與性能升級,高端、智能、短板產品國產化逐步實現突破,供需矛盾不斷緩解;三是,市場競爭回歸本質,實實在在的剛需和存量更新成為第一主導因素,補貼效應遞減,行業增幅放緩將成為新時期下農機行業發展常態。由此看來,2018年玉米機市場回暖,屬于新常態發展環境下的正常規律,這種提升是在經歷了三年低谷期后的觸底反彈。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伴隨著社會玉米機產品保有量逐年增加,存量更新正在成為市場的主銷力量,與此同時,伴隨著新機型馬力和作業效率提升,整體需求總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出現減少。從另一個角度講,2018年玉米機市場向好,但是絕對與2012年爆發式增長截然不同,后續也不會出現類似于2014年年度銷售近8萬臺的頂峰。

  可以肯定地講,國內玉米收獲機市場與其他傳統農機品類市場一樣,已經進入成熟發展階段,市場需求主力也是進入市場存量更新層面,市場發展速率趨穩將是未來幾年的顯著特征,趨緩發展已經成為市場常態化。

  02預測

  依據綜合因素綜合分析,今年玉米收獲機市場將保持穩中略升的發展態勢,依據有以下五點:

  第一,剛性需求不減。在我國玉米、水稻、小麥三大糧食作物中,玉米的機收率一直偏低,不管是丘陵山區還是平原種植區,仍然還是存在人工收割的現象,目前機收率也就是70%上下,非機收面積粗略估計超過1.6億畝,所以說玉米收獲機械的剛性需求仍在,尚有一定增量市場空間。

  第二,存量更新。按照機械產品使用壽命來看,玉米收獲機更新周期一般為5年左右,通過統計圖表來看,2014、2015年進入市場的10萬余臺玉米收獲機不管是收獲效率、可靠性還是先進性等指標已經相對不足,正在逐步被用戶淘汰,市場存量更新已經成為了是市場增長的主力。

  第三,玉米種植面積仍是三大作物之首。雖然近年來國家對玉米種植面積進行了調減,但是由于玉米適應性強、用途廣泛、售價相對穩定等因素影響,其總產量和消費量一直保持在比較高且穩定的位置。據統計,2018年,國產玉米總產量為2.58億噸,年消費總量達到了2.8億噸左右,約占我國糧食年消費的40%左右,遠超稻谷和小麥,2019年,隨著我國玉米深加工產能的提升,玉米消費能力必將得到進一步的提升,所以,從我國目前的糧食生產和供給現狀來看,國產玉米的產量不能出現大幅度變化,而在玉米單產變化不大的情況下,必須要保證玉米種植面積的穩定,初步預測,今年我國玉米種植面積或將依舊保持在6.3億畝上下(2018年全國稻谷播種4.53億畝,小麥播種3.64億畝;玉米播種6.32億畝)。巨大的玉米種植面積和作業需求,無疑給對玉米收獲機市場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第四,畜牧產業助力玉米機械化收獲。近三年來,國內飼料養殖需求迎來較大發展契機,畜牧產業正成為新興產業的明星產業。而玉米作為主要的飼料來源,有超過40%的玉米用作飼料,這為玉米價格上行提供了強大驅動力。與此同時,伴隨著籽粒機型不斷成熟、畜牧業催生莖穗兼收玉米收獲機等產品升級,正成為新的銷量增長點。

  第五,補貼政策拉動。按照《2018-2020年全國通用類農業機械中央財政資金最高補貼額一覽表(公示稿)》顯示,國家對小型機及籽粒收機型的補貼額度進行了不同程度的調高,對大型機補貼額度進行了微調,同時取消了兼收小麥型的玉米機的補貼。中肯地講,國家對玉米收獲機械的補貼力度不減,此為又一利好。

  綜合以上五點利好因素,并結合近年來農機整體市場調整,用戶受益不足,投資傳統農業及農機積極性受挫等利空因素,可以預測,2019年國內玉米機市場將保持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初步估計整體銷量將維持在5萬臺以內,起伏不大。

  與此同時,在全面分析2018年玉米收獲機整體市場銷售結構的基礎上,可以判定今年玉米收獲機市場銷售或將呈現出四大特點:

  第一個特點,大型玉米收獲機械及玉米籽粒機型需求仍然集中在東北區域。這與玉米種植面積規模化、烘干水平較高相關,大型化產品仍以進口產品為主,東北區域仍將是進口產品的主力市場。

  第二個特點,小型化需求量增加,山地丘陵特需機型增加。這與農民受益降低、購買力不足、消費不振相關,投入產出快、性價比高的產品受到青睞,不管是南方低緩丘陵山區、黃土高原還是西北、中原地區對于小型機的需求依然不減,同時,今年諸多玉米機主流品牌相繼開發并推出適合山地作業的玉米機機型,該機型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

  第三個特點,產品類型呈現多樣化,莖穗兼收等與畜牧相關機型將大受青睞。伴隨著玉米收獲機產品成熟度提升,籽粒型、青食玉米收獲型、傳統摘穗型以及莖穗兼收等機型遍地開花,整體性能逐步完善升級,智能化、舒適性、功能復合性將邁上新的臺階。

  第四大特點,品牌效應呈現區域集中認知特征,用戶購買將更加理性。隨著農機行業高級發展階段的深入推進,用戶對產品品牌認知度越來越高,并呈現出區域型細分的鮮明特征,不同品牌已經開始在細分市場傾力修筑自己的專屬主力陣營,同時,用戶消費會更加趨于理性。

  整體向好,值得期待。伴隨著季節推移,玉米和玉米收獲機市場會愈加備受關注,玉米收獲機市場能否保持兩連增,達到5萬臺的年銷售量,讓大家拭目以待吧!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m5825.com/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

爱片